[注册账号]




  [ 玩家交流 ]

我永远的家——斜风细雨楼

我喜欢一回家就有暖洋洋的灯光在等待,
我喜欢一起床就看到大家微笑的脸庞,
我喜欢一出门就为了家人和自己的理想打拼,
我喜欢一家人心朝着同一个方向眺望.
我喜欢快乐时马上就要和你分享,
我喜欢受伤时就想起你们温暖的怀抱,
我喜欢生气时就想起你们永远包容多么伟大,
我喜欢旅行时为你把美好记忆带回家.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有缘才能相聚,有心才会珍惜,
何必让满天乌云遮住眼睛.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有福就该同享,有难必然同当,
用相知相守换地久天长.
我喜欢一回家就把乱糟糟的心情都忘掉,
我喜欢一起床就带给大家微笑的脸庞,
我喜欢一出门就为了个人和世界的美好打拼,
我喜欢一家人梦朝着同一个方向创造.
当别人快乐时好像是自己获得幸福一样,
当别人受伤时我愿意敞开最真的怀抱,
当别人生气时告诉他就算观念不同不必激动,
当别人需要时我一定卷起袖子帮助他.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有缘才能相聚,有心才会珍惜,
何必让满天乌云遮住眼睛.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有福就该同享,有难必然同当,
用相知相守换地久天长.
处处为你用心,一直最有默契
请你相信这份感情值得感激
遇到乖乖加入工会是个什么样的日子,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我想一定是一个阳光温暖的秋日午后吧!是那种适合端一杯清茶,回忆往昔温馨甜美的日子。这样的日子对于我这样一个超级大懒人加霉星高照的人来说,也会让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于是,我让我的小武兵离开了阴暗不见天光的北锢碳坑B6,跑到了阳光灿烂的五台山颠晒太阳。
太阳很好,让我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几乎让我忘了来五台的目的,打武兵50的剑——凌波剑。对了,我要打装备呢,这才是正事。我的小武兵奋勇地战着红色的狼狼,可是我的霉星似乎一直高高照着,这样的日子也不例外,凌波剑还是依然不见踪影。附近没人,耳边只有轻柔的音乐,偶尔传来几声低低的兽咆。我不在意,依然奋勇地战着狼。当我再次昏昏欲睡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个赤剑士啊,我依然砍着狼,依然享受着暖洋洋的太阳,对话栏里黄字闪烁,是她?
“打凌波剑?”
“是啊!”我有点诧异,很少有陌生人会跟我说话。
“我好像有一把,你去宜阳住宅七区等我吧!”
我开始天马行空地猜想了,她是谁?为什么会跟我讲话……当我还在遐想的时候,一个对话框跳了出来,是她邀请我加入工会,斜风细雨楼,很有诗意的名字,有点江南三月天的味道,而天生不懂拒绝的我,当然点是啦。既然有人给我剑,那么我就不再虐待那些可怜的小狼了,跑回了宜阳住宅区等着我的剑。不一会儿,一个弓跑过来了,邀请我交易,原来泰达@就是她啊。给了剑后,她或他,我那时还搞不清楚,问我是不是认识某某某?我忘了那个名字,反正是我不认识的,听他讲好像有点什么关联的,原来是误会啊,我是那么认为的,心里难免小小的别扭了一下。不过幸好我的神经特大条,没多久就抛之脑后啦。这是我和泰达@也就是乖乖的第一次相遇,得到了一把凌波剑,加入了一个名叫“斜风细雨楼”的很有诗意的工会。遗憾的是那把剑我用了不到5个小时,就被我不小心砍爆啦!
日子似乎还是那么过,小小的短暂的相遇似乎是一场秋日午后的梦,梦醒后我又回到了阴暗不见天日的北锢碳坑B6继续进行无止休的练级。一晃我已经60多级啦,好像又到了砍仙凌剑的时候了,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去,也许我这个霉星影响范围实在太广,我依然一无所获。这段日子里,语言栏里多了很多蓝色的字,那是工会频道的颜色,一行行蓝色的字似乎无时无刻在提醒着我那场秋日午后的梦并不是梦,而是真实存在的。看着工会里那些人说着充满温馨的语句,我细细地品味着,淡淡地嫉妒着,我没有勇气在一个没人认识的集体里讲话,我唯一熟悉的那两个名字似乎一直就没有看到过,不过我想就算看到了,我也没那个胆量说话吧,我就是那么一个胆小又怕事的人。
第一次让大家认识我缘于一个寂寞的晚上,忍受不了在枯燥练级的我又一次跑出来了,在大梁看着人来人往的集市发呆,一个一起组过队的朋友密我要不要去练机甲,说实话,我对这种类似于变形金刚的东西一直兴趣缺缺,只不过太寂寞了,寂寞到需要一个熟悉的人陪我,我就答应了,工会里好热闹啊,我,好羡慕啊!
这个时候,那个叫寂寞烟花的人说了一句让我有勇气说话的话:
“最近工会里有好多新人啊,自我介绍一下吧!”
看着他们一个个介绍着自己,渴望得到温暖的信念战胜了胆怯,我小心翼翼地打出一行字:“我是新人啊,不过我一个都不认识你们。”
这时一个叫艾雪的人说话了:“你认识我啊,你是我加入会的嘛!”
原来,他就是那个人啊。
就这样我慢慢地认识了这个名叫斜风细雨楼的工会的每一个成员,如果说泰达给了我认识这个大家庭的机会,那么寂寞烟花却是为我搭建了我和这个大家庭沟通的桥梁。
寂寞烟花让我感动了很久,也让我有了一个昵称——玉儿,从此这个大家庭多了个叫玉儿的新成员。
大家都叫寂寞烟花奶奶,我还记得寂寞对我说:“玉儿,我是奶奶哦,你要叫我奶奶!”
小小地别扭了一下,我道:“可是我很讨厌我奶奶耶!”
“啊?那你就叫我姥姥吧!”
我冲着屏幕笑了,姥姥就姥姥吧!不期然地我就想到了天山童姥这个人物,姥姥,呵呵~~~
泰达成了我大哥,不知道怎么地,类似于雏鸟破壳而出所见的第一个生物就会特别对其依赖,我对于泰达就有特殊的情怀,那是一种类似雏鸟的情怀,他是我进入这个大家庭所见的第一个人吧!
大家庭的核心人物是工会会长雨意之下,大家都叫她姐姐,姐姐是个很温和的人,很好相处,具有那种让人不由自主地对其产生信赖感的特质。和姐姐接触不多,不过,可以看出大家都很尊重她。
还有个很有意思的人我们叫她阿姨,轩辕小精灵,是个乐官,阿姨很温柔,而且会帮着我说话,阿姨管会长叫姐姐,管姥姥也叫姐姐,姥姥管会长叫哥哥,当时我就很糊涂,姥姥的妹妹是阿姨,阿姨的姐姐是姥姥的哥哥,这是什么样的关系啊,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就好比武侠小说里的各交各的,我们也各喊各的。
还有一个人叫冰雨夜,是阿姨的哥哥,大家都叫他冰,冰不太和我们说话,他老是和姐姐说话。不过加了QQ后,我们聊地比较多,他是个很好玩的人。
古罗斯是个很好玩的人物,他在绮园有很多号,来战国是来玩玩的,他教会了我们很多搞笑的玩意,呵呵,大大开拓了我们的眼界,而且他懂的东西很多,简直是个M2专家。
我要杀人,天空之传,赤色的木头都是比我稍微早一点进入工会的,我们差不多的等级,有的时候会一起练练级。
泰达他们练了很多小号,反正各种各样的号多得很,那个时候泰达最喜欢玩的就是扮新人,“大家好,我是新人,请多多照顾,每人给我10W!”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常常被骗,因为不熟悉嘛,后来知道了他的把戏,就开始学他,这个时候,他就会用大号讲,“新人入会交纳保护费100W!”简直就是地地道道的吸血鬼,最喜欢说“我要打劫”。我每天跟他一起混,害的我不由自主地就会说“这个东西我要打劫”!5555555555555555我完全被同化了。后来泰达问起我的年龄,发现我比他还大那么几个月,就坚决反对我叫他大哥,他说这样他会折寿的。我不管,叫顺口的大哥怎么能改呢!后来反对了几个月我妥协了,于是我开始和别人一样就叫他乖乖了。不过,一旦乖乖惹恼了我,我就会用热情地过分地语气说“亲爱的大哥,你真是我的好大哥……”,然后乖乖就会马上认错,有时候看着他打出的符号“――!”想象着电脑那边他一脸无奈地样子我就开心极了!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寒假期间由于家里没有开通网线,我一直没上M2,过了一个月回来,发现很多人又一次的离开了M2,感觉很伤感。剩下的朋友之间的感情就更加好了,开学后逐渐熟悉一个人,他就是幻想,曾经有一个晚上我们就跟着他辗转打BOSS,从钢骨到狼王到海龙到狮王,反正一直跟着他跑,跑了一个晚上后大家都熟悉了,此后就开始打劫这位大款,看上就打劫,开心死了。
乖乖不让我叫他大哥后,杀人就成了我大哥,杀人是个很好的人,给了我鸡毛,又带我司祭升级,真的是一个对我呵护备至的好大哥。
不过跟我在一起时间最长的还是乖乖,平时工会里没人的时候好像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然后两个人一起升级,一起抬杠,感觉还是很温馨。周末的时候是最开心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会来,喊姥姥的,叫阿姨的,求帮助的,吵架的,捣浆糊的,什么样的事情都有,感觉是笑声充满了整个工会,也会让我的现实世界感觉到非常的温暖。
M2是我玩的第一个网游,曾经快乐过,曾经离开过,但是,让我割舍不下它的是那一种浓浓的家庭氛围。它给寂寞的人带来温暖,带来快乐,带来笑声。加入斜风细雨楼是我一生的幸福,认识大家是我一生最宝贵的财富,我想今后无论何去何从,认识过,感动过,是我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PS:最近工会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不愉快,写这篇文章一来是表达我的感受,二来是希望大家看到相聚时的快乐,相信阳光总在风雨后,祝愿我们斜风细雨楼这个大家庭永远和睦温馨。


作者:玉鉴风华
所在服务器:战国无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