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账号]




  [ 玩家交流 ]

曾经沧海难为水

作者:午夜漂流



2月的时候,成语又迷上了一个网络游戏,好说歹说哄着我陪他一起玩。我是个懒散且没有太多耐心的人,所以用无辜的表情代替硬生生的拒绝方式。成语于是就笑,然后拉着我走到电脑前,打开一个网站指着上面的图画文字说,夏天,这个游戏适合你,陪我一起玩吧。

成语从不强迫我干我所反感的事情,我想他这次一定具备理由。而且,看着他故作可怜的神情,我举了白旗。

我和成语在一起2年8个月,他是我深爱的人,他酷爱打游戏的习惯我早已熟悉,我却从不干涉他的爱好,成语说那是他的双重幸福。

那个被成语新眷顾的网络游戏叫m2神甲奇兵,初看上去的确非常适合女孩子,坦白说,我能接受那种活泼可爱的游戏感觉。以前午睡起来倒水的时候,我常看到成语眼前的电脑游戏画面精致紧凑,成语的眉深锁,浑身象绷紧的弓箭。或许因为如此,在潜意识里,我排斥那样令人望而生威的游戏。这一次,我想不会,成语要我陪伴的游戏应该是轻松简易的。我很高兴能和成语享受同一个世界。

成语简单地给我讲解了一些游戏介绍,然后带着我进入游戏。我在四周转了个圈,让人物坐下,我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小小的人物在画面上紧紧依偎。我好笑,成语就喜欢用这种方式让我感到甜蜜。

成语带我游戏,从矮矮的胖嘟嘟的爱心雪球怪打起,我小心翼翼地跟着他,渐渐放开手脚。成语马上从他的电脑那端伸头叫道:“夏天,你慢点,你抛弃师父了~”

有M2和成语的日子我是幸福的,我沉浸在这个充满爱情滋味的游戏里,越打越得心应手。然后有一天,成语给我看他的审核通知书。

成语申请异国求学我是知道的,却没料到如此迅速。我一走神,屏幕显示“你趴了”的字样,我的人物在最危险的地方忘了防守攻击,就此阵亡。

接下来的一切如风而至。成语审核通过,签证成功,订购远行的机票……

那几天,我很少表现出喜怒哀乐,只是静静地玩着m2。我60多级,已经超过了成语。

临走的前夜,成语终于把我从电脑前拉起,直视我不快乐的眼睛。“夏天,你不要这样。”“没什么,我只是喜欢玩m2。”“我到那里会继续陪你玩,你等我,这是我们共同的游戏。”我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地靠在成语的胸前,仿佛最后一次感受深爱的人的气息。我把眼泪抑制在眼眶里,就是不让它掉下来。“夏天,没什么的,我们只是分开,不是分手…”

带着这句“我们只是分开,不是分手”,5月晴朗的蓝天中,成语很快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然后我的世界,剩下m2依旧陪伴着我,死心塌地的。

万籁俱寂,夜风吹过窗台的时候,我会想,成语是故意把这个游戏介绍给我的。

我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照旧白天工作,晚上自修,闲暇的时候,就打开电脑登入m2。或许,我是在等成语的出现吧,等待那个熟悉的蓝衣方士再次依偎在我的身边。这是唯一支撑我的动力。

我开始在m2里自己照顾自己。

在洛阳城里卖垃圾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和成语所选角色一模一样的蓝衣方士。拉近了看,不是成语。我看到他的名字叫诺言。

是诺言主动找我说话的,他还差一部分钱修装备,所以急切地选择了我寻求帮助。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成语是个游戏高手,我自然沾了光。这段时候,我的运气也不错,总是有价格不菲的装备随怪物掉出,不适合我用的,我就贩卖出去,所以我大方地交易给诺言一大笔钱。

诺言走过来,和我并肩站在一起,表示感谢。我并没有理睬他,他也没有说话。我移动鼠标,起身想去城外转转。诺言跟了过来,我走他走,我停他停。我原地坐下。诺言理所当然地坐在我身边。

“我用这种方式表示感谢。”他说。

“可我并不喜欢这种方式表示感谢。”我回。

“对不起,我不够强大,也不够富裕,我真羞。”

“贵有自知之明…:)”

我们并没有用文字攻击。诺言在那天成了我上线固定的一个伙伴。

诺言坚持要陪我去寻找一件又一件我所需要的装备,我一打就会用去一整个钟头,不和诺言说一句话。诺言很安静,在一边仅是陪伴,从不干扰。

要三转的时候,我跟诺言说,你不用陪我了,弓手转职任务非常繁琐,我看功略都没有耐心。诺言非常固执,死心塌地一定要陪我三转成功。

我不再坚持,自顾自开始整个转职的流程。我跑去猎户地、赵国邯郸城射击场、赵国邯郸城赵王宫、洛阳城将军府地下一楼等诸多场所,满足npc一个又一个挑剔的要求。忘记一共用去多少时间,我转成了神弓。我这才去注意被我早已疏忽的诺言,游戏里的他一喘一喘的,或许现实里的他也一样疲倦。我表示抱歉,很多次诺言拉下队伍,我却没有停下等他。

还是没有成语的任何消息。我发密信给他游戏里的名字,系统显示该用户不在线。成语象断了线的风筝不再回头,无情地剩下我和m2。

我的精神开始萎靡,我斗胆请了长假。那段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坐在电脑前面,不到彻底疲倦绝不入睡。诺言的好心提醒没有任何作用。

我看着自己在游戏中的角色,干脆利落的神弓似乎一点都不符合我,我敢想象我拿弓的状态是心不在焉的。我好几次走神挂掉,连累诺言一起完蛋。诺言是方士,防御力本身就薄弱,经不起一丝触碰,我却没有好好保护他。

6月的头几天,城市多雨。我更加无心上班,索性辞职之后,带着黑眼圈终日泡在m2里。诺言也已经三转,威力大幅度增加,开始懂得照顾我。我跟他组队的时候,经常会莫名暴躁,甚至责怪他喜欢炫耀。因为诺言学会一种新的方式升级,他拉来成群的怪物然后施放魔法全体攻击。我的经验象新生的芽疯长,我却感觉被刺伤了。

我多次擅自离开队伍,诺言又耐心地把我拉回来。技不如人加上心事连连我越打越糟,终于我爆发。我说“我不玩了,你走。”诺言停下来,一如第一次认识一样,并肩站在我身边。“你怎么回事。不开心能不能说出来。m2应该是让你快乐的地方。”我的心里突如其来的疼痛。我告诉了诺言我是那样的思念成语。

诺言温和地劝我,用了各种方式努力分散我的不快乐。为了陪我聊天,我们错过掉落难得极品装备的好机会。(我亲眼看到身边有人打死怪后掉落极品道冠,那本该属于诺言。)诺言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

那夜,我和我游戏里的人物都哭了。

诺言知道我的秘密以后,更用心地陪我玩m2,并想方设法让我的世界精彩。

一个下雨的晚上,我在洛阳城里等候诺言卖垃圾。我手里剥着橘子,眼睛看着屏幕。就在不经意间,我惊呆了,我居然看到成语!我想欢呼,可是我却产生一种强烈的沮丧,成语难得上线,为什么不找我?

我走近成语,看到他的游戏人物还是出国前的那身衣衫,并未更换。我在他的身边跑来跑去,或许是我换了模样,成语始终没有注意到我。

我按捺不住强烈的感情,我用公聊大叫:成语!!!好久,他回给我一句私聊,只是一句淡淡的“hi”。顾不了那么多,我开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成语给我的回话速度很慢,而且回话字数也少。我手足无措。我害怕他下线,所以我不停地打字,我绝对不可以放过这难能可贵的机会。

成语终于给我回了一些话:“夏天,你好吗。我刚刚安定下来。我很累,我要下线了。你保重。”

诺言在我身边转圈,他给我的满屏话语我一句没回。我的心狠狠裂开一个口子。再m成语,他果真下了线。

那一刻我如遭电击,久久回不过神来。

我开始发疯一样地在m2里等候成语,他上过几次线,但是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过好几天才见他一次,并且逗留时间极短。很多次我一说话,他立刻告诉我他马上下了。

我有感觉,成语是在躲避我。我的幸福不复存在,这是个残酷的现实。

很多个晚上我都失眠,天色发白我依旧坐在电脑前面开着m2的窗口。诺言就这样守着我。我从来没有问过关于他的任何情况,我只知道诺言为了我浪费了大量时间。

就在那天诺言告诉我他是那样担心我,因为在乎我,也在乎m2。我趴在电脑面前狠狠哭了。诺言极其认真地用心说了一整个晚上,我烦躁地拒绝。

夏天,你永远是我的朋友。我会永远在m2里陪你。诺言打出一个笑脸。在我身边坐下。

我看着诺言的名字,想起成语走前给我的破碎“诺言”,我心如刀割。

成语再也没出现过。我在M2里的级别越来越高,成天东游西荡的,遇见很多人,逢场作戏地说着重复的话。诺言遵守了他的“诺言”,始终如影随形地跟在我身边。

我终于开始繁忙起来。我找到了新工作。我对诺言说,我将减少来的次数和时间。抱歉诺言,游戏永远都只是游戏,而人生,无法像游戏一样随心所欲。

诺言又打出那句话,夏天,你永远是我的朋友。我会永远在m2里陪你。

我真的减少了玩m2的时间,在游戏里遇见诺言,我会淡淡打上一声极其简单的问候。诺言总是关心地问这问那,我经常沉默。

那个放假的下午,窗外是阳光明媚的晴天,我一个人进了一家书店。在明亮的店堂里,我看到书架上有一本书《曾经沧海难为水》。

忽然之间。我泪流满面。



[返回]